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抓住战机……火炮延伸射击……不要管阵前的这些敌人了……”

    帅旗放倒了,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趁你乱就得要你的命,精武英雄会的半拉炮兵营,完全放弃了面前正在冲锋的敌军。

    所有火炮调整射击诸元开始向远方载塗本阵开火!

    虽然有射击观察哨帮助修订数据,但是黑夜射击准头还是太低了,按理说这种射击杀伤效率应该不会很高。

    但是珲春和项朗明白,此刻打炮击就是为了打击敌人的士气,在他们最混乱的时刻凭空再增加三分混乱。

    轰轰轰……大炮如雷一样的开火,储存的炮弹急速的消耗下去,这时候可没人心疼钱了,炮弹再珍贵也不如这稍纵即逝的机会珍贵。

    远方第五师被炸了一个人仰马翻,炮弹虽然炸的不是很准,很多炮弹就在水田荒地爆炸,但是胜在气势如虹。

    这群叛军彻底给打懵圈了,帅旗被砍倒了,载塗究竟是死了还是逃出生天,谁都不知道。

    载塗身边的人不停的喊叫“太子还活着……太子平安无恙……”可是谁能听得见?整个战场你需要多大的分贝才能让每一名士兵都听见?

    这边关外军的猛士们扯着脖子吼叫,远方大炮震的人们耳膜都要破裂了!

    在加上这里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清楚,混乱加混乱,叠加的混乱让战场彻底失去了秩序。

    “吹冲锋号……吹冲锋的号角……”珲春立刻下令吹起号角,呜呜呜的牛角号声响起,这些守护精武英雄门的关外军吼叫着从阵地冲了出来,向着荣禄和伊思哈两部杀去。

    项朗也跳着脚的吼道“跟上……跟上……敌人已经乱了……现在不动手等什么时候啊!”

    “谨遵庄主令……杀啊!拿这些叛军脑袋换功劳啊……杀!”

    一边是气势如虹指挥得当,一边是雪崩一样的混乱指挥官都生死不知!

    凌晨三点,天津战役出现了大逆转,两千关外军加上一千多精武英雄会的好汉们,居然压着叛军打。

    成千上万的叛军如同抽掉了骨头的癞皮狗一样,没有一点军心士气,撒丫子就逃谁都控制不住场面了。

    “娘啊……谁爱打谁打去……老子没有升官发财的命……我要回老家啃树皮吃草根,也不打仗了……”

    “散了吧……还找什么长官啊,哥几个都是乡亲……凑在一起逃难啊!”

    “妈的,咱们这几十号人也不能饿死……往南逃,咱们当土匪去,怎么也得有咱们一条活路!”

    叛军就是叛军,靠着一股共同发财的梦加上森严的军法杀戮控制着,这才有点军队的样子。

    一旦建制被破坏,所谓的军法杀戮压迫没有了,胜利的希望也没有了,谁还会给你卖命?赶紧逃吧!

    “杀啊……杀……”

    “逃啊……逃……”

    以精武英雄会为核心,整个大地上演了一场撵鸭子的闹剧,这些叛军主要是从南方和西方逃窜,北面和东面倒是不多。

    其实如果他们选择了从北面和东面逃跑,这逃出生天的几率还是很高的,如果往西面和南面逃,这些人的下场肯定是跳海河喂鱼了。

    战争史上永远不缺少风声鹤唳的奇迹,军队士气要是崩溃了,草木皆兵之下恐惧会统治士兵的心灵。

    他们其实都知道自己这边两万大军,身后就三千追兵,只要大家停下脚步集体抵抗那就一定能稳住阵脚的。

    可是恐惧情绪左右之下,人们脑子都木了都懵圈了,谁都忘记了这一茬,谁都想活下去。

    个别有几个脑子聪明的能想明白这一点的,也都大军裹挟着没有选择权,更别说他们内心还有私心杂念呢。

    这要是停下来抵抗,率先阻挡敌人的肯定先死啊,谁来当率先抵抗的那一拨呢?反正我不当,谁爱当谁当,你去当炮灰那是你乐意!

    仗打到如此私心杂念,谁都不愿意当第一波抵抗的防波堤,谁都不愿意把自己放在危险的境地。

    那还怎么打?潮水一样的崩溃吧!

    荣禄都已经哭出来了,今天晚上这一夜戏剧性的来回转折,他已经不知道怎么接受这个现实了。

    “呜呜呜……这是打的狗屁的仗啊,哪里能这么打啊……我就说不能惹肖乐天的人,我就说要办交涉办谈判啊!”

    “没人听我的,就是没人听我的啊……我这命苦啊!”

    山重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谁都希望出现奇迹,可是奇迹在哪里呢?

    载塗脸上在发烧,他耻辱啊,这场仗打成这个样子他心中的耻辱无法形容,他甚至看见了自己当皇帝的梦彻底破碎了!

    你说后悔不后悔?要是听荣禄的劝,不惹肖乐天的势力,老老实实的谈判,把天津卫一分为二井水不犯河水呢?

    恐怕也就没有眼下这场劫难了!

    “祖宗啊!此刻要是有人能拉我一把……从今往后我唯他马首是瞻,他要什么我都给他什么!”

    也许是祖宗显灵了,听到了载塗的祈祷,就在他逃向海河浮桥如丧家之犬的时候,如同远处白亮亮的海河之滨,突然传来一阵阵细碎的小鼓之音。

    哒哒哒……哒哒哒哒……

    这声音和清朝的军鼓完全不一样,里面掺杂了金属的嘈杂声音,说熟悉有点熟悉但是脑子此刻乱的很一点都想不起来!

    突然正面对载塗的方向跑来数匹高头大马,马背上有人喊道“散开……左右撤退……海河边上结阵……”

    “我们是大英帝国陆军……鉴于天津战火威胁到了租界的安全……派兵维持秩序!”

    “我们是伟大的沙皇俄国的军队……保护租界……清国士兵不得冲击我们本阵……”

    “我们是法兰西陆军……保护使领馆……任何军事行动都是对我们的威胁!”

    载塗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祖宗啊!救星啊!总算来救星了……洋大人参战了!”

    “洋大人参战喽……洋大人参战喽……洋大人参战喽……”

    一队又一队的洋人士兵推着大炮渡过海河浮桥开始在东岸列阵,率先组织起来的是英国使馆的一千二百陆军。

    法国和沙俄人数略低一些也在八百左右!

    两千八百人,看起来数量不多但是这可是清朝最恐惧的洋大人啊!他们还带来了二十门火炮,在海河岸边依次排开!

    轰……轰轰……

    精武英雄会这边根本就不知道洋鬼子来了,火炮依然持续的射击,有流弹飞的够远就在英国军阵前爆炸了!

    轰……飞溅起来的泥土撒了英国士兵一身!

    “中国人向我们开炮了……反击……伟大的日不落帝国不能接受这样的挑衅!”

    “女王万岁……开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