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某乎有个被人哈哈好几年,回复两百多万的问题。

    问题是这样的——当非酋是怎样的体验?

    各位非酋的沙雕回答成了网友们的快乐源泉。

    “非酋啊?这简直是本非酋心中难言的痛,早年沉迷xx制作人,金币池怼了两年才将四张ssr卡片碎片怼到79,结果最后一发十连,踏马连出四张ssr整卡,我简直要日了狗叠!!!”

    “本非酋真是飘了,连这个问题都敢点进来。前几年某3游戏出了个红尘故梦的活动,60次cd必出挂件。本非酋在六十次的时候喜提双【夜话白鹭】,成了本游戏区的非酋名人。”

    “楼上全是亚洲混进来的奸细,真正的非酋是不出整卡也不出挂件的。”

    “非酋毫无游戏体验,谢谢。”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坚持买彩票二十一年,不曾中过一块钱。”

    “_(:3)∠)_据说中奖率百分之九十九的饮料,喝了十几箱只有谢谢惠顾。”

    “非酋就是吃个饭都一波三折,相个亲连续被放鸽子,洗个澡都能着凉风寒……”

    “qaq因为太黑了,死党都不肯跟我开黑打排名。”

    “常年转发各种微博抽奖,未曾有一次中奖,要知道有一次转发的人就俩!艹!”

    “小时候一直以为自己是神选之子,被选召的孩子,后来才知道自己是被雷劈黑的倒霉鬼。”

    各种沙雕回答让网友看得乐不可支。

    有个大神的回答十分经典,奠定这个问题成为常年热门的存在。

    “这个问题,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偷渡非酋呢?”

    众网友愣了一下,纷纷哈哈狂笑。

    偷渡非酋是个名人,他是女帝位面直播间第一位观众,也是个虔诚的追更者,最初的录播视频就是从他这里流传出来的,更是众多咸鱼口中的远古巨神。他也是女帝直播论坛创始人兼相关杂志的专栏编辑。大学从事文学方面的专业,毕业之后就将直播间作为自己的工作。

    论年头,无人能与他相比。

    论认真,同样也没人能跟他比肩。

    根据他的微博透露,直播间每一日的内容他都会看,哪怕看的不是直播、转播,也会看录播cut,给每一个在直播间露过脸、提过名的人写笔记,做视频文档。中途经历了大学毕业、买房、结婚、急性阑尾炎住院、生子、孩子周岁、孩子满月、孩子幼儿园、孩子小学……

    他付出的精力是巨大的,同时收获也相当不俗。

    女帝论坛是常青树,在他与其他几位创始人的打理下一直长盛不衰,光是流量和广告就能维持论坛日常维护和更新、人工开支,每年每个创始人还能收获三四百万的利润分红。

    由他主办的杂志也在实体杂志颓废的时候,维持着盈利销售额。

    他为女帝直播间每一个人都写了详细的专人书籍,笔锋犀利,言语幽默诙谐。

    这些书的利润,他留一半给自己,另外一半则捐给以直播间名义筹办的慈善基金会。

    当然,他在微博平台还有实打实的数百万粉丝,偶尔还会接外快。

    之后又跟人众筹投资了几部电视剧、电影,赚了不少钱。

    扣除税,他每年的收入也将近八位数字。

    他应该算是同龄人中的成功人士,众人眼中的幸运星,但——

    很可惜,根据这位远古巨神的的x豫有约透露,他算是从小倒霉到大的典型。

    喝水都塞牙,走路都能平地摔,出个门去个人多的地方就会被偷手机丢电脑——据闻远古大神复读了三回,高考不是莫名丢了准考证就是诡异发烧、再不济就是赶考路上出意外——

    “我给自己每个账号都取id为‘偷渡非酋’,就是希望自己能从非洲偷去欧洲,当一回欧皇。”

    _(:3)∠)_

    这是一个非酋的心声和呐喊。

    “我想,我这一辈子小波折不断,倒霉得一匹,大概就是为了积攒所有运气,遇见主播。”

    偷渡非酋说得很煽情很动人。

    第一个进入主播间,第一个发现姜芃姬,耗尽了他积攒的所有运气。

    主持人默了一下,反问道,“所以,这就是你一直没有达成‘梦回千年’成就的原因吗?”

    偷渡非酋:“……”

    求不提!!!

    这期访谈放出来之后,一众网友忍不住哈哈。

    账号id就昭示血统了。

    哪怕偷渡非酋大神把家安在主播的网线里,次次抢到直播间位置,但这依旧改不了他无法成为“梦回千年”欧皇的现实。玄不救非,氪不改命。表面上说着不在意,内心早已鲜血淋漓。

    一场访谈下来,“偷渡非酋”成了当天微博沙雕网友们的欢乐源泉。

    偷渡非酋默默将手机收起来,不再年轻水嫩的脸盛满了忧伤。

    他想欧一回qaq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心愿,主播即将退休卸任那年,偷渡非酋如愿以偿穿越了。

    _(:3)∠)_

    好歹也“梦回千年”一回,哪怕迟了这么多年,但也算是摘掉非酋这顶帽子了……吧?

    偷渡非酋穿越之后,笑得像是个孩子般天真。

    还未笑呵呵多久,这具身体的假牙移位了,闹得他不得不将假牙板正。

    “听闻知客斋有新菜,爱卿可要同去?”

    偷渡非酋刚刚“偷偷摸摸”正好了假牙,发现一众身穿官服的臣子从自己身边走过,俨然一副下朝的模样。他不肯走,想多蹭一会儿,贴着殿门磨磨蹭蹭,一副做贼模样地往殿内瞅。

    还未多瞅两眼,没看到陛下在哪儿,耳边响起熟悉的含笑声。

    “陛、陛、陛陛——下——”

    偷渡非酋惊得险些要翻白眼,只觉得热血全往脑子冲。

    妈妈——

    活的偶像!!!

    “嗯。”姜芃姬问他,“要同去?”

    偷渡非酋同手同脚地跟上,浑然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

    许久——

    “陛下不用换一身衣裳?”

    姜芃姬道,“又不是龙袍,衣裳也没绘有龙纹,顶多比寻常人富贵一些。”

    皇帝也不是天天穿龙袍,事实上龙袍这东西一年也就穿那么几回,里三层外三层,零零碎碎的配饰要折腾好久。当皇帝哪有这么多年打理这个?平日穿得也就比富贵人家好一些。

    等偷渡非酋去了知客斋才发现雅间内早已等了好些个人。

    他又懵了,变成了同手同脚。

    妈妈——

    全都是活的偶像!!!

    偷渡非酋穿越的这具身体是个即将致仕的老臣,平日存在感不高但与众臣的关系也还好。

    他出现在这次私下宴会也不算突兀。

    事实上,作为一直关注直播间的死忠,他知道这大概是姜芃姬禅位前最后一次聚会。

    下次再与众臣私下聚会宴饮,她的身份就不再是皇帝而是太上皇了。

    不过——

    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似乎主播早知道这一期梦回千年欧皇会是他?

    难道是错觉吗?

    偷渡非酋暗中挠挠头,老脸一脸迷惑。

    卫慈、杨思几个人精瞧出这位同僚的怪异,但对方平日的性格比较孤僻,一般不太爱交际应酬,与同僚接触不算是深。哪怕发现了这位老臣的怪异,众人也识趣没有点出来。

    陛下观察力惊人,若真有异常,她必是第一个发现的。

    于是,这点儿疑惑就被众人压下,谈天说地,追忆往昔或者笑谈未来,气氛融洽。

    姜芃姬为了禅位足足准备了三年,一切准备妥当,储君姜琏颇有其母之风,哪怕扛不起大局、失了分寸,身体康健的太上皇也能出手压场。众臣对她禅位有些担心,但并不抵触。

    →_→

    讲真,还有不少臣子暗中躲在被中笑出声。

    他们的心理阴影可算要散去了。

    姜琏储君的性情可比陛下好伺候得多。

    对此,偷渡非酋只能默默吃瓜,默默看着。

    作为一个常年追直播的死忠,姜琏储君是个什么脾性,他清楚得很。

    希望陛下禅位之后,这些幸灾乐祸的臣子别痛哭流涕将人请回来才好。

    姜琏储君不好对付,她的双胞胎妹妹,如今受封郡王的姜琰更加不好对付。

    姜芃姬在位的时候还能压制这对姐妹别祸害大臣。

    一旦这个紧箍去掉了,朝野上下任由她们折腾。

    这个时代的饮食水平固然不能与现代相比,但谁让用餐环境太好,偷渡非酋直接吃撑了。

    杨思笑道,“老大人好胃口,今日可是碰着好事儿了?”

    自打这位老臣上了年纪,对方就很讲究养身了,吃饭永远七分饱,还挑食。

    今天恨不得将碗都舔干净,吃得肚子都涨了,陛下还命人给他准备了消食的汤水。

    偷渡非酋道,“老夫这辈子再没像今日一般开怀了。”

    尽管不知道这位同僚为何开心,但他面上的喜悦不是作假,杨思自然不会触霉头,笑着将这事儿圆了过去。陛下禅位在即,好事不嫌多,敞开了肚子大吃总比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好。

    吃过之后,众人散去,姜芃姬找了借口说要白龙鱼服。

    带着臣子微服私访这事儿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这次也不打眼。

    “这微服私访与想象中不太一样。”

    这根本就是逛街!

    偷渡非酋嘀咕,他知道姜芃姬听得到。

    姜芃姬道,“不然呢?你以为还能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情节?”

    偷渡非酋眨眨眼,很无辜。

    姜芃姬道,“年纪大了,消化不如从前,多走走消食,免得撑得胃疼。”

    偷渡非酋:“……”

    所以——

    所谓白龙鱼服,其实就是散步消食?

    姜芃姬趁着众人不注意的功夫,笑着道,“多谢了。”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她觉得以偷渡非酋为首的咸鱼们,是真爱了。

    偷渡非酋一愣,旋即明白这话是对他说的。

    “不用谢,能认识陛下——三生有幸!”

    他从不觉得自己是非酋。

    非酋是遇不见姜芃姬的,而他在大二的某一日晚上,遇见了一颗明珠,照耀了半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