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逗号战舰也紧紧盯着楚云升,一旦楚云升穿过门,伪霸送来的两个生命就要紧跟着也穿过门,并将门安全地关闭。

    楚云升做好了降临至遥远星空的准备,也做好了发生其它意外的应急准备。

    在穿门的那一瞬间,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从门的一侧到对面的另一侧,瞬间完成。

    既没有降临至遥远星空,也没有任何突发的情况,与在星空中普通地飞行了一段距离毫无区别。

    楚云升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没遇到。

    当然,其他人并不知道他刚刚穿门而过的经历。

    所有人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穿门过程,只有在穿过之后,才会向逗号战舰报告所经历的内容。

    楚云升暂时没有向逗号战舰报告,他快速地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再反穿一次?

    门一定要关闭,伪霸在这件事上大概率也不会撒谎,如果他没有被当作工人使用,难保战争机器不会出什么危险的状况。

    他考虑的时间非常短,但就是这么一瞬的考虑时间,他不再有机会了。

    门,在伪霸送来的两个生命吃惊的目光中,自己消失了。

    它们两个竟成了毫无用处的摆设。

    它们看向楚云升,此事肯定和楚云升有关系,它们觉得楚云升穿过门的时候,也一定发生了什么。

    然而楚云升不知道怎么回事,唯一可信的解释,他可能不符合战争机器此次行动的使用条件,被剔除在外了。

    楚云升马上联系逗号战舰,让所有人立即提高戒备,以防不测。

    从现在开始,战争机器随时都可能清理星系内的生命。

    门是战争机器自行关闭的,并非伪霸的人按照它们所知道的能够让它们获得安全的方式将其关闭起来的。

    楚云升回到逗号战舰,全舰已经进入最高级别的警备,同时3961也通知了包括新神国众灵在内的所有其他生命。

    内忧外患莫过于此了。

    星空如此之大,却没有了任何安全的立身之地。

    左旋众灵还时刻都有可能出现。

    楚云升,逗号战舰,乃至这里的所有生命,全都命悬于钢丝之上。

    如果战争机器要清理它们,大家都毫无抵抗能力。

    但要逃出星系,面对迷航,面对越来越危险的星空,面对早占据了许多战争机器所在星系的左旋众灵,无论是那条路,仍是死路。

    身在本超星系,被卷入跨越漫长时空的战争,所有生命就像是被星际风吹起的一粒粒星际尘埃,最终落向何处也只有星际之风知道。

    警备的信号以光速奔跑,楚云升刚刚抵达逗号战舰,还未来得及将自己穿过门的实际情况告诉卓尔人,3961反向他紧急道:

    “95827,疑似岐沉要与你通话,等等,它的讯号又来了——”

    3961的信号中止,切入了岐沉的通信:

    “楚先生,我是岐沉,有人,或许它也不是人,它自称是一段留存逻辑,也可能不是一个,我取法确定,它想要和你——”

    岐沉说至这里讯号再次中断,但接下来不再是之前的寂静,明显地,有另外一个平稳的声音接管了岐沉与逗号战舰的联系:

    “我没有名字,我只是一段逻辑,很高兴认识你,很久没有新的生命能够让结构元自行关闭深空扫描——”

    “这不是重点,它还不是完整的宏态结构,据我所知还是第一次有非完整宏态生命能够关闭结构元的深空扫描。”

    第二句话疑似又来自另外一个声音,所指正是楚云升。

    “我知道,所以我很高兴认识它,这一定是另一个伟大的奇思妙想。”

    “我的说法有误,结构元是自行关闭的,它身上肯定存在非常重要的问题。”

    “神奇的生命,我们即将被结构元清除,结构元一直在寻找我们,为了能联系上你,我们必须被结构元发现才能实现,请准备好你所有的存储单元,我们将在被清理前向你传递尽可能多的我们所推导与展开的结果。”

    “那些全是垃圾,我们的存在也早已无价值,躲避清理也不过是有等待逻辑,必须这么做。神奇的生命,请无视那些垃圾,我给你的唯一建议是永远不要试图完整你的宏态结构,那可能是希望。”

    岐沉没有说错,说话者不知道是一个还是多个,非常的混乱。

    “所以结构元才没有清理它吗?我们刚刚已经讨论几万次了,我们只看到了它试图形成完整的宏态结构,并不知道结构元所知道的有关它的其他事情,问题不仅仅在这里。”

    “神奇的生命,我们源自不同生命的逻辑存留,寄存在结构元的离散单元中,我们的源生命生存于不同的宇宙时期,以寄存它们逻辑的方式,彼此跨越时空进行交流,你将是最后一个加入者。”

    “上一次大黑暗之后,就没有新加入者了。”

    “但那次大黑暗之前,曾有一个加入者,可惜,已经找不到它了,它很有天赋。”

    “可能被清理了,它骗取了结构元太多的构面。”

    “无需在它身上再浪费时间,我们在它的问题上已经讨论过上几十亿次了。神奇生命,不用接受那些无用的推导,你也没有足够的存储单元,要不要完整宏态更是自己的事情,无需听任何人的建议,现在,我们将以最后的一点时间,帮助你解决一个你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这是个好主意,虽然未必能成功,但由我们来负责技术、运算、推导与处理过程,你只做你擅长的事情,以最快的时间做完最后的加入者讨论。”

    “神奇生命,如果万一成功了,一定要记住,我们的程度你最终都能达到,这不应是你追求的方向,你需要追求的方向正是你自己的问题,这一点,务必切记,切记!”

    “结构元对你们的问题,我们也讨论了很多很多次,大体上认为它发生了矛盾,清理我们之后,它大概率会解决这个矛盾,你不能再留在这里,我们将在我们被彻底清理前,提供你逃出去的通道,但我更希望见到你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成功,自行地离开。”

    “现在,告诉我们,你要解决什么,然后就开始吧。”

    至此,楚云升的一个完整的反应周期刚刚结束,换而言之,对方精准地掌握了他的反应速度,以最大地方便与他通畅交流。

    这个时候,楚云升已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左旋可能不会像他之前猜测的那样进攻,但他并未去深想。

    和堪灵主想法不同,如果左旋不从这里进攻,他就不会去再去猜左旋意图究竟如何。

    没有宏科技,无论左旋怎么想,他都稳稳地立于不胜之地。

    他留在217号星系也好,逃出去也罢,没有宏科技,都必败无疑,所以,他和逗号战舰活的希望只在宏!

    他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工作,即将要拿自己命去试的!

    现在战争机器里忽然冒出来自称存留逻辑的东西,他也不再耗费精力去推测真假,假的又能怎样,他已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因此,楚云升干净利落地回复道:“我要做什么你们马上就会知道。“

    随即,他向3961下令道:“全舰动员,通知星系内其他所有灵与非灵生命,生死存亡,在此一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