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魏三娘见李忆安听话的出去之后,便开始安心的收拾起了手上的嘎巴凉粉。

    这道菜的名字听起来就上不得台面,是过去穷苦人家没有饭吃了,用剩下的米饭嘎巴泡点剩菜汤汤喝。后来家里有点条件的,便用了这剩米饭擀成扁平块儿,再用刀切成一竖长的小长条。用滚烫的油炸的酥脆,再浇上点用木耳,黄花菜,豆腐丁等等烧成的卤。满满当当的一碗,别提多好吃了。

    过去张氏喜欢在家里折腾这个,后来她没了,李家又突逢巨变。自此之后,家里再不复从前的快乐。如今这熟悉的味道,倒是又让她重新找到了刚刚重生时候的感觉来。

    浇头里面的卤,魏三娘还额外加了点肥瘦相间的五花肉丁进去。用油先煸一道,亮亮的,香香的,之后才加入切成丁的其余菜进去炒制。

    这边忙的热火朝天,顺手去拿盛锅巴的竹篦子。不料一看里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李眉嫣!”

    一般来说,魏三娘要是开始喊一个人的全名,那就是彻底的生气了。

    “你给我滚出来!”

    话音刚落,果真,从水缸后面换换钻出来一个嬉皮笑脸的李眉嫣来。

    “娘,这不是被您做的香味给吸引过来的嘛。”她也不害怕,举着手里的海碗,嘴角还有嚼碎不小心落下的锅巴渣子:“娘做的就是好吃,嘿嘿。”

    “给我拿来。”

    她一使劲,将海碗从李眉嫣手里给抢了过来。低头一看,还好,吃掉的不多。

    魏三娘念叨起她:“你说你这孩子,成天的一点不帮衬着,还尽捣乱了。三哥难得回来一趟,我一早起来,就为了给你三哥弄个他可口的东西……”

    话音未落,便被一个欣喜的声音打断。

    “什么,娘,三哥回来啦?”

    李眉嫣的眉眼仿佛都跟着活了过来,一把攥住了魏三娘的胳膊,急切的很:“娘,三哥在哪儿呢?”

    “嘘!”

    魏三娘用食指连忙噤声,压低了声音叮嘱:“你三哥昨儿风尘仆仆的回来,到家都半夜了。你别张牙舞爪的,叫他好好歇歇。”

    李眉嫣一听,连忙也捂住了嘴巴,但眼睛里仿佛有星星在闪耀一般。

    母女俩难得合作着弄好了饭菜,魏三娘这才叫她去叫李瑾出来吃饭。

    不料,小姑娘才蹦蹦跳跳的出门,就听见从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嫣儿!”

    李眉嫣一扭头,瞧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顿时嗷一嗓子,快速的跑上去,像只猴儿一样迅速的爬上了他的身上,双臂紧紧的搂着他的胳膊。龇着细碎的小白牙,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三哥!我想死你啦!”

    李瑾抱着妹妹,却听到面前急切赶出来的娘道:“快从你三哥身上下来,都多大的人了,也不怕把他那小身板给压折了。”

    又问儿子:“三郎你这一大早的,上哪儿去了?”

    李瑾哦了一声,眼神指着地上那堆柴火,笑道:“我瞧家里的干柴没了,进山去砍了些回来。正好瞧见还有一些菌菇,也拿回来了。中午可以多添一道菜了。”

    魏三娘笑着埋怨:“家里还短了你的吃食不成?柴火你也是瞎操心,屋子后头全部都是,你爹砍来的,堆的满满的呢。”

    李瑾笑而不语,他知道娘是在心疼自己,不过他这六年来都未曾在爹娘膝下尽半分的孝道,如今到了跟前,自然是愿意多为她们做些事情的。

    李眉嫣却不管这些,还吊在李瑾的脖子上撒娇:“三哥,你回来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三嫂呢?还有庆哥儿,听说他聪明极了,娘经常拿他跟我比呢。”

    “你这死丫头,还不赶紧下来。”魏三娘狠狠的将她给拽到自己怀里,气急败坏:“你以为你还两三岁呢,也不怕把你三哥的脖子给压坏了。”

    “不碍事的娘。”

    李瑾眉眼浅笑,望着李眉嫣:“这次回来,三哥可是没有空手。”

    “啊。”李眉嫣一听,眼睛顿时大放异彩:“礼物呢,三哥,我的礼物呢?”一面说,一面将他整个人翻找了一遍。

    最终,将他手中的拳头狠狠的掰开,见里面空空如也,不禁失望的很:“三哥骗我!”

    “瞧这嘴巴,都能拴一头驴了。”李瑾笑着去捏她的嘴,却被她机灵的躲了过去。

    见她当真是有些不开心了,李瑾才道:“东西再我屋里的桌上,除了呢,还有安安的一份,你一并替我拿去给她。”

    李眉嫣一听这个,顿时拔腿就跑。气的魏三娘在后面骂她,可她却不管不顾,一溜烟的跑到屋子里头。不一会儿,便听到里面传来哇的一声惊呼。

    “这丫头,都是叫你爹给惯坏了。”

    魏三娘气的扶额:“我真是头疼,就这么的,往后就算是嫁去农家只怕人家都瞧不上。”

    李瑾心中自有计较,也不愿跟娘谈论这个话题,转移道:“卿卿给娘做了一件冬衣,托我一并带来。娘进屋去试试?”

    三儿媳的针线活是三个媳妇儿里头最笨拙的,不过在这几年的历练中也算是熟能生巧。魏三娘舍不得儿子,还想要跟他多说几句的,却在瞟见李泾之的身影时陡然转了话题:“哎,你看看,这是三郎砍的柴火。你说这孩子,一大早的也不好好休息,就惦记着家里……”

    “嗯。”李泾之的反应很是淡漠,他握着魏三娘的肩膀,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李瑾:“明玉,你先进屋,我有话要跟三郎说。”

    “什么事,莫非我还听不得?”

    她原是一句玩笑话,却在瞧见父子两人的表情时,陡然愣住。

    李泾之一双眼睛犹如古井般毫无波澜,就那么死死的看着他。而李瑾则嘴角勾笑,然而那笑意却丝毫不达眼底。犹如万古冰封的雪山,将她心中的喜悦和脸上的笑,就那么生生的冻住了。

    她的心中突然有些忐忑,突然想起来,她还没有问过,儿子这次匆忙回来的原因是什么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