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615章 事先出手

    魏三娘走的十分忐忑,一直到确认她关上了房门的那一刻。李泾之才缓缓开口:

    “你昨晚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声音十分缓慢,一双眼睛不带任何情绪。

    与他相反的是,李瑾的眼中冰雪,却在听到他的询问时,瞬间消融了。

    “我以为,前些日子那些个人来说的,要比儿子说的更清楚。”

    李泾之没有丝毫的诧异,而是点头:“他们也去找你了?”

    “是。”李瑾毫不掩饰:“他们希望儿子可以游说父亲。”

    “这么说,你也清楚他们的来意是什么了?”

    “我知道。”李瑾点头。

    李泾之突然勃然大怒:“既然知道他们的用意,你还来劝我要同流合污。三郎,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清楚,并且我想的不仅如此。”

    李瑾毫不低头,上前一步:“我不像大哥二哥,还曾经见过您模糊的影子。从记事起,我就就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为国捐躯了。母亲说您是大英雄,以一介书生,却能投笔从戎。我嘴上不说,心底却十分的敬重您。”

    “可再度重逢时,您却成为了北狄的大将。还是带兵一寸寸攻克了南朝故土的战神。”

    李泾之毫不胆怯面对这一段黑历史,甚至想过了会诟病。然而当真正从儿子口中说出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些难受。

    然而他已经经历许多血雨腥风,宦海沉浮。于是,面不改色,声音平稳而清冷:“届时我还年轻,看问题不过也是管中窥豹。”

    李瑾轻笑,反问:“那父亲如今已经知全大局,为何还要一意孤行。”

    “皇权天授,非人力所为。”

    “事在人为,人定胜天!”

    “你之所言,皆为百姓之想。朝中重臣,缨簪世家,哪一个都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水能推舟,亦能覆舟。何况如今满朝文物,已对朝廷不满到了极点。父亲,这是最好的机会!”

    李泾之不再说话,而是直勾勾的望着他。

    李瑾丝毫不惧,再一次起身,一撩前袍,双膝跪下,郑重祈求:

    “请父亲下决断!”

    空气瞬间凝结。

    李泾之的眼神犹如刀片似的在他的心头割过,然而李瑾却丝毫不悔,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想法和决心。

    良久,李泾之先打断了这份沉默。

    “你是什么时候开产生这种想法的。”

    什么时候?

    李瑾苦笑。

    “从二嫂惨死,漫天都是殷红色;从李家被迫分崩离析,天各一方;从那罗延强抢母亲和妹妹入宫,陷害父兄三人在外;或许,更早的是,从父亲的投笔从戎,就在我心中,埋下了种子......”

    他才满月,父亲便离开了家乡,幼年的他从未见过父亲的样子,却被他的做法潜移默化着思想。

    他是南朝人,无论如何,都不会从心底彻底的臣服于异族。

    可是后来,爹成了北狄将领,加上看到了北狄的皇帝治国之心,胸怀天下,这才渐渐的平复了自己那颗躁动的心。

    然而没想到,世事难料,帝星陨落,明君再难得。之后的那罗延,元华,拓跋宏,李太后。一个又一个的冲击着他的心,终于,将他一步步逼成了如今。

    李泾之沉默许久,又问:“这是你的想法,还是你大哥二哥的想法?”

    “是我!”

    李泾之还未松口气,便听到李瑾继续道:“只是我来此之前,便已经修书两分,分别送去了大哥和二哥处。我想,他们对北狄的积怨未必就比我轻。如今,皆等父亲一声令下,便群起而攻之。”

    李泾之的面色铁青,没想到他竟然做到了这个地步。有心想要狠狠揍他,却在看清楚他目中的决绝后,收回了主意。

    “你先出去,容我想想。”

    李瑾知道这件事需要时间给他消化,便顺从的站起身来向外走去。只是在脚步迈过门槛的时候,稍稍犹豫了片刻。低声道:“父亲心中顾虑,我如何不知?我也不愿将卿卿和庆哥置身于危险之中。然而此时我们若是不能主动出击,那么等对方得势,只怕我们全家都难逃。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届时,只怕父亲后悔,都来不及了。”

    他似乎只为说出这些话,并不要求听李泾之的回答。说罢,便匆匆离去。

    李泾之站在原地,许久,都未曾动弹。

    魏三娘在厨房里头,身边是两个姑娘叽叽喳喳的说笑声,她却心不在焉的望着院子。直到胳膊被撞了一下,这才醒过神。

    “娘,您在看什么呢?”

    李眉嫣贴过脸,看着外面空空如也的院子,纳闷:“我怎么什么也没瞧见啊。”

    “本来就没事。”她心里乱的厉害,索性将手里的蒜薹一股脑的都塞到女儿手中:“午饭你跟安安来做,我有些不舒服,回屋躺会儿。”

    顾不得女儿在身后的喊叫,她快步的离开了逼仄的厨房。

    徒留两个大眼瞪小眼的姑娘。

    “我瞧祖母的脸色很是难看,要不要,我去弄些药过去?”李忆安心中很是忐忑,却被李眉嫣大喇喇的打断:“有什么不舒服的,没瞧娘刚吼我?中气十足!肯定就是想跟三哥说会儿话,忽悠咱们俩来烧火做饭呗。”

    李忆安还要说话:“可是.....”

    “糟糕!”李眉嫣一拍脑门,吓的李忆安也忘记了自己要说的话,连忙问:“怎么了?”

    李眉嫣不好意思极了:“娘叫我弄些蒜薹,可是,我刚想起来,橱柜里头剩的一小碗儿五花肉片,早上让我就宣馒头吃了。”

    李忆安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没事,柴房的梁上还几块儿过年剩下的腊肉。我取一块儿用热水泡上,中午正好炒了吃。”

    “太好了。”李眉嫣拍手笑道:“正巧昨天挖的笋也剩下一些,给三哥尝个鲜。”

    被这么一打岔,李忆安也忘记了方才的小插曲。李眉嫣却在出门之前,瞧瞧的看了一眼屋内。

    三哥的房门紧闭,看起来,的确是有些反常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