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魏三娘早就察觉到了。

    她一进屋,就感觉到了怪异的气氛:那个男人站在窗前,也不知道在瞧着什么东西。背影看上去是那样的落寞,让人忍不住的心疼。

    她清了清嗓子,窗前的人闻声转过头。

    “那俩丫头今儿一早就去林子里头摘的酸枣和蛇泡子。我洗好了,你尝尝。”

    说罢,将手中的瓷盘放在了桌上。

    白白净净的盘子里头,放着红红的蛇泡子和绛紫色的酸枣,上面还挂着水珠儿,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折射出晶莹剔透的光芒。

    李泾之慢慢的走过来,牵着她有些微微凉的手,放在温热而干燥的掌中。

    “明玉。”

    他轻声叹气:“我约么遇到了点麻烦事。”

    魏三娘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在她心中中,李泾之几乎可以说是无所不能的,无论大事小事,甚至厨房里面,他都能弄的井井有条。突然间流露出这样的神色,怎能让她不吃惊?

    然而,在惊讶过后,她马上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在说过这句话后,她突然想起,自己这句话约么是个废话。不是出事,他怎会这般神色?

    这一次,只怕不仅仅是出事,还是一桩大事。

    一桩,连无所不能的他,都无法解决的大事。

    所以,她很快加上一句:“不管是什么事都不要担心,只要咱们一家人心在一起,劲儿往一处使,一定会平安度过的。”

    她眼中的关心,丝毫不掩饰。

    李泾之心中一动,霎时间,心中有什么淤堵的东西,正在慢慢的化解。

    是啊,只要一家人心在一起,劲儿往一处使,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三郎说的对,回忆起从前,当那罗延将妻女软禁在宫中的时候,他当真是冲冠一怒,举起了大旗,挥师北上。

    现在想想,倘若没有拓跋宏前来,没有了护住太子,铲除奸佞这个借口,他还会毅然决然的举兵北上吗?

    李泾之从来不敢面对自己这个尖锐的问题,因为他怕,会勾起一些大逆不道的结果。

    然而今日,他却正视面对了。

    答案昭然若揭。

    他会!

    情不知所起。他早就忘记了自己当初的初衷,明明是打算买一个好生养的姑娘回来,不至于叫李家断子绝孙,自己好上战场。可后来,为何一步步演变成了今天。

    那二十两银子,早已经化为银锁链,拴住的,是他的心。

    弯下腰,滚烫的唇贴在了她的眼皮上。

    “无碍。”他轻笑,眼中的彷徨一扫而光,光芒重新回到目中。那双眸子犹如夜空中闪耀的星辰,璀璨的直逼人眼。

    “只要你在身边,我就不惧。”

    李泾之找来的时候,李瑾正在陪李眉嫣和李忆安摘枇杷。

    前两天才下过一场雨,若是在盛京,早已经蒸发掉了。可是吕梁的天因为挨着黄河的原因,总是湿湿润润的。地上的花草湿湿润润,脆的直逼人眼。松松软软的泥土踩上一脚,便会留下一个深深浅浅的脚印。

    然而这场雨让人最惊喜的便是,枇杷树上,几乎是一夜之间,那宽大肥厚的叶子钻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果子,坠在枝头,别提多诱人了。

    枇杷的成熟有先后,有的已经微微泛黄,有的却还是青涩的紧。树高叶茂,两个姑娘掂的脚都酸了,还够不着,如今有了李瑾这个人形梯子,正好如意。

    李眉嫣摸着一个又一个的果子,不住的指挥:“三哥,这边,右边右边,哎,再高一点,再高一点点。对!啊,我摘到了。”

    她捏着黄黄的果子,兴奋的扭过脸,对着下面的李忆安挥手:“安安,我摘到了,最大的那一个!”

    李忆安也跟着鼓掌,小姑娘柳眉弯弯:“嫣儿,快下来吧,够多了。”

    “不要!”她撅着嘴巴:“难得今年三哥在,咱们能多摘点了。三哥,你胳膊不酸吧。”

    瞧着她笑的跟小狐狸似的,李瑾哪里不知道妹妹心里的打算。他素来性子亲善,加上这个最小的妹妹几乎可以当成他们的女儿了,心中宠溺更胜:“摘吧,三哥一直抱到天黑都没事。”

    “三哥真好!”李眉嫣眉开眼笑:“比爹爹还要好。”

    她是个小马屁精,跟谁在一起就将谁夸的上了天。只是这一回,却是出了岔子——

    “哦?果真比爹爹还要好?”

    一听这熟悉的声音,李眉嫣心中顿时大叫不好。无奈被人当场抓包,只有扭过头,冲着来人甜甜一笑:“三哥是爹爹的儿子,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爹爹难道不开心吗?”

    李泾之被她说的,连黑脸也装不下去了,只有软软的瞪了她一眼,语气说是催促,倒不如说是关心。

    “一大早的就瞎胡闹,袖子都被露珠儿浸湿了,还不赶紧回去换一身。若是伤寒,又叫人操心。”

    李眉嫣脆生生的应下后,从李瑾身上下来,冲着他撅着小嘴,无声道:“三哥,等我啊。”

    说吧,牵着李忆安的手笑嘻嘻的跑开了,只留下身后一连串的欢声笑语。

    李泾之有些头疼,这个小闺女的性子也不知道是随了谁,总是这样的跳脱,比起她姐姐更甚。

    不过,眼下却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李泾之转过头,望着李瑾,漆黑的眸子瞬间有什么东西再慢慢凝结。

    终于,四周安静的只听得到两人的呼吸声时,他开口了。

    “你现在改变主意,还不晚。为父可以帮你善后,保证不会让人发现任何风吹草动。”

    李瑾闪亮的眸子,瞬间黯淡下来。

    “我以为父亲今日来寻我,乃是看开了。”

    他的声音里头透着浓浓的苦涩和自嘲:“父亲若是实在不愿,只当儿子从来没说过这些吧。”

    他虽然对朝廷不满,却更不愿意绑架父母到这个位置。只是原本,原本他以为,爱母如父,他应该能体会到自己的心里痛处。,却没想到,自己好像,好像真的是不懂他。

    李泾之看着儿子,良久,伸出了手,重重的拍在他的肩上。

    “上阵父子兵,来吧,你们的具体计划,讲于我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