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战争的序幕,终于拉开了。

    几乎是一夜之间,开始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

    先是从黄河边挖出了一个巨型的石人,他的背后深深的刻着一串字“驱除鞑虏。”。紧跟着,在孔孟之乡的曲阜之乡,居然莫名飞来了许多蝴蝶,然后纷纷死在了孔庙前。更有传闻,据说盛京北狄贵族居然接连生出了好几个身体残缺的婴孩儿。

    这一连串的巧合连载一起,让本来就摇摇欲坠的王朝,更加雪上加霜。

    小皇帝每天上朝,面色都是铁青的。可偏生下面的察哈等一众大臣还在洋洋得意的索要着赏赐。他好几次都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想要叱责这些渣子。可看着噤若寒蝉的满朝文物,不得不悲凉的闭上了眼睛。

    一连几日,太后终于面露不忍,安慰道:“皇上稍安勿躁,李大人很快便会回来的。”

    良好的教养让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可是长久以来压抑在心中的痛处却又将他活活撕裂成了另一个人,面露讥讽的看着这个坐在上位的女人,冷笑:“母后当真以为李大人还回来吗?”

    太后一怔,尚未反应过来,便听到了儿子的嘲讽。

    “先是舅父,又是母后。咱们这一家子,亏钱了李家多少?母后,安安表姐六岁就失去了母亲。将心比心,倘若是你,你会轻易的原谅吗?”

    话音刚落,只听到啪的一个响脆的巴掌声。

    皇帝的脸重重的偏到一边。

    “这就是你的规矩!”太后怒不可遏,有些麻木的手掌仍旧停留在半空,双眸含恨:“你以为,痛苦的只有李家吗?你的外祖父,外祖母,两位姨母皆丧命。哀家,哀家彻底成了孤家寡人,你以为,哀家的心就不疼吗?”

    众所周知,慈宁宫寝宫的烛火是彻夜不眠的。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只要一闭上眼,就会看到爹娘撞死在慈宁宫的那一幕。

    鲜血漫天的红,遮住了眼,叫人的人都跟着烫的热了。爹最后的怒容,娘最后的哀求,让她到现在都难忘。

    她知道,自己不是个适合做大事的人。她应该彻底的斩草除根才对,可是,对着爹娘和愧疚,终究让她手下一松,放过了李家。

    放过李家,她不后悔,唯独后悔引狼入室造成如今的局面。

    她死不要紧,可是儿子,儿子……

    太后颤抖着双手,轻轻的捧着儿子的脸,怜惜的摸着被自己护甲划出的痕迹,心疼极了:“疼吗?”

    皇帝的声音压的很低:“习惯了。”

    习惯了!

    简单的三个字,却犹如是九天玄雷,重重的击在她的心上。

    曾几何时,这个软糯的小团子安静的依偎在自己怀中,看着他酷似的眉眼,她以为,这就是幸福。

    然而,那听话的眼神早也变得冰冷,曾经会哄着自己的软声细语也变成了残酷的声音,虽然不大,却知道如何一刀毙命,刺在她最疼最疼的位置。

    到底是为什么?为何,会变成今天这般。

    太后的嘴唇有些发抖,她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嗓子里压根发不出一点声音。

    年“母后若是没有什么额外要嘱咐的,儿子就先离去了。毕竟,察哈的胃口越来也大,要的封赏越来越多。如今满朝文物,一半是他的党羽,一半不敢说话。朕只有挑拣着,找一些东西赏赐下去,安抚他的心。”

    “你可以拒绝的!”

    太后终于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尽管有些沙哑,在这空荡荡的宫殿,听上去有些怪异:“你是皇上,九五之尊。察哈他只是一个臣子,越不过皇上的。”

    帝王扭过头,嘴角以一个奇怪的姿势上扬着。

    “九五之尊?”

    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嘲讽味道:“这个皇帝,做的实在是窝囊。先是母后,又是察哈。满朝文物,又有哪个是当真拿我当皇帝的,不过都糊弄我,看我可怜罢了。”

    太后听的一阵心疼,尚未开口,便听他继续道:“察哈的胃口跟他的野心一样,是越来越大了。哪一日儿子满足不了,只怕只能拿这身龙袍去抵了。只求那个时候,他能给我们母子一条活路……”

    说着说吧,鼻子一阵发酸,不愿叫人看到他的失态,匆匆离去。

    只留下太后一人,怔怔的望着自己的手发呆。

    她想要的,一个都没得到,属于她的,却一个也没留住。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也会问自己,然而到了今日,才醍醐灌顶,原来自己一直都错了。

    “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

    太后猛地站起身子,脚步匆忙的走到多宝阁前面,抬脚想要抱下上面的匣子,却因为衣袖宽大,不小心挂到了别的地方。呼呼啦啦,上面的各种珍宝碎了一地。

    这声音终于惊醒了守在外面的人,宫婢太监们鱼贯而入,在见到这等惨状时,各个纷纷过来收拾,而曲唯则搀扶住太后,关心备至。

    “太后,您这是怎么了?要取什么东西直接让他们去做便是,何必要自己动手呢。”

    太后在瞧见她时候,一直神游的脑子突然回归,她猛地攥住了曲唯的胳膊,双眼迸发出光芒:“对,对,还有你,还有你!”

    “曲唯,我只有你了,你一定要帮我,要帮皇上!”

    曲唯不明所以,然而见到太后这幅样子,心中还是痛楚不已,关怀道:“太后放心,不管什么事情,曲唯都会护在您前面的。”

    “好,有你就好,有你就好。”太后喃喃自语,声音慢慢的恢复平静:“她素来是个心软的人,知道有你之后,一定会帮我们的,一定会。”

    话虽如此,然后她还是哆哆嗦嗦的将面前的紫檀匣子打开,拿出了里面的东西,郑重的放在了曲唯的手中。

    “今晚,今晚你就出宫。去吕梁,你一定要亲自交到她的手中。”太后双眼泛着泪光,隐隐哀求:“哀家将皇上和江山,都托付给你了。”

    轻的帝王终于忍不住站起身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