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危机

    船上是一个班子,都是高公纪的人,狄温也在。

    三人约好每人值班八个小时,直到抵达汴京。

    柴油机轰隆隆的声音里,苏油躺在狭窄的简易床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船舱的顶板。

    他知道,轮到休息的高公纪,也肯定没有入睡。

    高公纪以为苏油在忧心国事,其实,苏油想的远比高公纪以为的,还要多。

    朝中出了大事,和赵煦相关,孟皇后通过这样的法子求助,甚至还得到了薇儿的首肯。

    中宫懿旨,说明事情在朝堂上遭遇了绝大阻力,或者说,皇后连章惇和苏元贞都信不过。

    真实历史怎么来着?赵煦暴死是那一年?好像就是今年?

    现在的赵煦可不是历史上那样,很健康,上次写信还说在练习马球……

    想到这里苏油不禁有些后悔,如今这个时代,马球,骑马,也是有风险的,意外伤亡的也不是一个两个,应该提醒一下赵煦的。

    摇了摇头,赶紧将这个念头驱除出脑外,不可能,真是如此的话,消息必定会送到霸州,可自己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

    这又说明,大臣还能将这件事情瞒着,这就是没到最坏。

    苏油的内心深处,曾经不止一次翻动过一个念头。

    一个千古明君的出现,对于自己想要实现的那个最终理想,其实,是一种绝对的阻力。

    如今的苏油,声望已然到了顶峰,历史上的臣子,大约也就只有两个人可比。

    周公辞世百年后,王莽谦恭未篡前。

    其实对于苏油自身来说,最好的君王,不是赵煦这样的明君,反而是赵佶那样的昏君。

    只要能赢取昏君的绝对信任就行。

    苏油也不是没有想过对赵煦撒手不管,等到他横死之后,扶赵佶上台,在以声色书画导之,使昏君“凡内外事,悉托相公”,如另一个时空中蔡太师那样,相它个五六回,这才是自己人生最佳的解法。

    然而每次看到小赵煦孺慕的眼神;想到仁宗、曹太后对自己的知遇之恩;想到赵顼在艰难中,和自己赤诚以待、相互鼓励扶持;想到高滔滔对自己的万般信任,对大小苏毫无道理的偏袒护短……他就无论如何狠不下这个心肠。

    所以在全心培育赵煦的同时,苏油实际上,已经彻底背叛了自己。

    人就是这样一种矛盾的动物,常常不由自主地选择对自己来并非最佳的选择,也常常明知有一条更好的捷径可走,却就是不走,反而走上另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

    冠冕加身,必承其重。

    曹太后临死时的那句“把你欠我的,还给官家”,让苏油从此背上了沉重的枷锁。

    老太太是英明的,分明是利用了苏油性格上的弱点。

    苏油也知道老太太是在利用自己的弱点,他甚至还知道,老太太更知道就算自己知道,也无法做出反抗。

    苏油只好安慰自己,历史的大势已经改变,华夏今后的悲壮进程中,已经可以少许多的悲壮,可以由得自己任性一回,一辈子唯一的一回。

    给自己任性地戴上那道枷锁,轻松自在地不受良心的折磨,从从容容地做一个人。

    如今赵煦有难,自己无论如何做不到弃而不顾,在苏油的心里,赵煦就跟扁罐、漏勺、王彦弼、毕观、易安那样,都是自己的孩子。

    要是赵煦真的死了,苏油心里只有难受,而绝不会有“老子今后怕不得独相四五回”的窃喜。

    船过郓城,利用在四通码头换船的短暂时间,苏油让狄温给汴京散花楼眉山会所总部发了一封电报,内容很简单:“有客来归,张小八”。

    土地庙七子有八个,这是七子心中的常识。

    要是没有苏油,他们本来也全都该随小天师,姓张。

    高公纪拿着自己皇宋银行的董事证,从码头上轻松征调了一艘备用的快银船,很快继续上路。

    快银船速度比飞鱼号还要快,不过舒适性就没办法了,只有座位,没有床位。

    这趟行程花了十五个时辰,到第三日凌晨四点,快银船抵达开封汴河码头。

    半夜的码头很安静,还下着小雨,只有一辆乌蓬的轻车,在小雨下汽灯的阴影中候着。

    一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车夫,在车座上打着盹。

    苏油来到车边,没有入座,取过斗笠油衣直接披了,坐在张麒的身边:“小七哥,京中出了何事?”

    张麒低声喊了声“少爷”,赶着马车朝城中驶去,不过没有回张知白老宅,目标是吴起庙。

    “陛下前日打了一次马球,后半夜突然腹痛如绞,让仙卿看了,说是绞肠砂,事态危急,需要手术。”

    “嗯,然后呢?”苏油心中暗松了一口气,这病现在是皇家医学院拿手,石薇都不知道救治过所少例了。

    “这是对陛下动刀子,还需要全麻,章相公和元贞要求陛下先……立储。”

    宋朝没有早立太子这规矩,都是皇子出任开封府尹,或者率府之类的暗示性职务,一般要等到皇帝病危基本无救之后,方才有立太子的诏书。

    赵煦是合格的政治家,立太子这个动作,对于才二十多岁的他来说,让他本能地感到危险。

    对于从来都“认真吸取”唐朝教训的宋朝来说,早立太子,绝不是什么好事儿。

    唐朝父子相残、母子相残、兄弟相残的历史事件,从立国开始的太宗玄武门之变到安史之乱后的玄宗落寞于西宫、南内,几乎就成了笼罩在皇室头上的魔咒。

    对于没有后世经验的赵煦来说,章惇和苏元贞的要求虽然合理,但是除非自己就此被治死了,否则立了太子自己却又活过来,那才是天大的麻烦。

    苏油又问:“陛下现在的……病情……”

    “还靠药物吊着。”张麒赶紧说道:“不过仙卿说需要尽快手术,不太乐观。”

    苏油不禁长出了一口气,他最怕听到的就是最坏的消息,如今看来,还不算严重。

    卯时是朝臣们陛见的日子,时间很紧了,张麒也是知道,干脆都不拉苏油回府,先去军机处。

    汴京城大钟楼的钟声,已经开始响起,伴随着钟声,宣德门外隔着广场相对的老钟鼓楼,西面的大钟也开始撞响。

    汴京城在微雨中醒了过来。

    ……

    章惇和苏元贞早在寅正就已经抵达,现在整顿衣冠,由内侍引入宫内。

    两人的步态依旧闲适,但是心底都非常沉重,今天若再不能劝服陛下,一旦有失,可以想见朝政会掀起一场怎样的惊涛骇浪。

    侍奉过赵煦的章惇,对其余王爷都嗤之以鼻,除了瞎眼的九爷倒还有些安静的样子,最受汴京城老百姓喜爱的十一爷,就算是天才,那也是给妓女画裸画的轻佻之辈,望之就不似人君。

    至于立嫡,赵茂年岁又实在太小,孟后现在已经执掌中宫、内库、皇家产业、慈善基金,要是临制,怕不是一个章献,宣仁就打得住的。

    自己何尝想立储?却又不得不坚持,还不是为了大宋?

    真要出事儿,大宋的架海金梁司徒也完了,必定要遭遇群臣弹劾。

    章惇心底甚至有一丝怒气,国夫人豪侠干云固然可佩,但从国事计,也不该给司徒沾惹这样的是非。

    在章惇心里,国家,绝对比皇帝重要。只要是对国家有好处,保不保一个皇帝,对他来说毫无心理障碍。

    苏元贞的想法又和章惇不同,他是信任仙卿的医术的,而且仙卿也透露过有把握。

    就算不治,以苏油和仙卿的声望,太后和皇后也不会过于留难,最多贬官罢职就完事儿。

    当年用药失当治死英宗的三个医官,也不过去职而已,大宋皇家还算是讲道理的。

    非常之时,通情从权,这也是理学的灵活之处;但一步三顾,预案周备,同样也是理学的精密之处。

    所以立储是必须的,因为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风险,也必须要做好预案。

    就算司徒在此,也必定会同意自己的做法。

    仁宗朝百废待兴,可是一直政策摇摆,苏元贞听苏油分析过,其中“后嗣”二字的羁绊,不可谓无关。

    两人各怀心思,朝着武英殿偏厅走去,如今事情还瞒着全天下,大家还在为皇宋即将收复燕云而欢欣鼓舞,浑不知危机将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