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三位庄主被骂的有些尴尬,但还是赶紧飞掠而去了,庾庆等人也未阻拦。

    至少对庾庆师兄弟三人来说,就是来发财的,只要不影响他们,他们也不会跟人拼命。

    待到三位庄主走远了,吴老太爷才找准机会与老男人来了个猛烈的硬碰硬,旋即脱身,急速而去。

    老男人浮空稍作目送,闪身落在了台子上,打量着吴黑父子两人,问了句:“没事吧?”

    抱着儿子的吴黑看到父亲手中的双戟只剩下了一支,略感惭愧,“还好。是我大意了。”

    老男人:“没事,他只拿到了一支,也无法自由进出。何况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过,只有这一次,因为是你自找的,我已经尽了一个父亲、一个爷爷应尽的责任,你若再不回头,我不可能再为了救你们拿手上的戟去做第二次交换,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吴黑点头,“我明白。”

    “找到了,洗身后,立刻离开,记得在这里留下出去了的记号。”老男人叮嘱后,直接转身,就要离开。

    吴黑喊住:“父亲,您去哪?”

    老男人背对着说道:“在他找到‘三生泉’洗身之前,我要找到他继续打下去,消耗掉他的实力,也是为了缠住他,为你们父子在这里的寻找争取时间。我有我的使命和承诺要去兑现,我能为你们做的也只有这些。”

    三生泉?宁朝乙等人闻言震惊,一脸的无比震惊,迅速环顾四周,似乎明白了什么。

    吴黑瞬间红了眼眶,热泪从脸颊滑落,“继续打下去,消耗的也是您自己啊!”

    老男人一声叹,“当年是我鬼迷心窍,听了他的鬼话,妄想长生,以致留此后患。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当是赎罪吧!”

    话毕回头,以留恋不舍的眼神看着小男孩,自己的孙子啊,还未来得及多亲近呢。

    吴黑赶紧示意怀中的儿子,“小黑,快,快叫爷爷,快点。”

    几番催促下,小黑终于试着喊出了一声,“爷…爷。”

    老男人顿时开怀大笑,向他伸出了手,想握握孙子的手。

    小黑眼睛眨了又眨,最终出手啪一声,在爷爷的掌心快速打了一巴掌就缩回。

    老男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握起了被孙子打过的手掌,握着拳头向孙子扭动示意了一下,才再次转身,大步前行,人影忽一闪,便快速飞向了天际。

    这边几人还在目送,那边的聂品兰已经忍不住了,出声追问道:“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庾庆转身看向了他们,“我想你们已经猜到了,没错,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金墟!”

    “金墟?”

    尽管已经猜到了,可宁朝乙等人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失声惊呼,包括乔且儿在内,皆震撼到无以复加。

    传说中的仙家洞天福地,传说此地有无数黄金,传说此地能得长生不死之身,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已经进入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仙家福地。

    庾庆脸上也算是露了笑意,“没错,就是金墟!你们不是想发财吗?我说了一起发财的,如今带着大家一起进了金墟,我没有食言吧?”

    环顾四周的宁朝乙喃喃自语,“我就知道那黄金戟不一般,不可能仅仅是发财,果不其然,果不其然,果不其然…”他忽又盯向庾庆,沉声道:“你早就知道黄金戟与金墟有关,你早就知道自己要找的地方是金墟,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你究竟是什么人?”

    庾庆摊手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总之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也无害人之心,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你如果非要知道我是谁,那我还是那句话,在下‘林二庆’!”

    那些人一阵沉默,仍然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来。

    陆星云有些失魂落魄,嘴上嘀嘀咕咕,“金墟,金墟,是金墟,竟然是为了金墟…”

    吴黑忽道:“林兄弟,你们要发财请自便,不过还请不要贪得无厌,何况弄太多财物出去对你们未必是好事,差不多了就尽快离去,因这出入口随时会关闭。”

    此话一出,吓众人一跳,愣是把走神的一群人给拉回了注意力。

    庾庆忙问:“随时关闭?还有这样的事?没规律的吗?如果真是这样,未必也太不靠谱了吧,岂不是随时要被关在这里面?”

    吴黑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正常情况下,打开的金墟大门要二十七天才会自动关闭。问题是黄戟和蓝戟合在一起就是钥匙,既能打开大门,也能锁上大门。无论我父亲和我伯父谁胜谁负,拿到了双戟的,随时都有可能关门,他们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让门一直长久开着,也不会再轻易为人开启,为了开启一次花多大的心机你们也看到了。”

    原来是这样,大家顿时松了口气,还以为门随时就会关了,那还真是一刻都不敢多留了。

    庾庆又试着问道:“听你父亲说,你要去洗身,是去找什么?”

    吴黑没藏着掖着,“去找‘三生泉’洗身。”

    庾庆讶异,“你伯父要找‘三生泉’洗身,你也要找‘三生泉’洗身,什么意思?”

    吴黑默了默,也许是看在众人联手救了他父子性命的份上,徐徐说道:“父亲和伯父,本是人间一普通人家的两兄弟,父母饥寒交迫而亡,两人随之逃荒求生,也算是运气好,恰逢遇上了在人间云游的‘玄金上仙’,结下仙缘,至此彻底改变了命运,后就在此出入口为上仙看门。

    后来金墟出现了变故…总之,就是关闭了出入口,严令无仙谕不得擅自开启。

    一开始还偶会传出仙谕让开门放客进去,后来不知怎么回事,仙谕没了,访客也没了,也没人告诉外界的他们怎么回事。

    后来外面渐渐有传言,说世间的仙人都回了仙界,大家都想找仙家洞府求长生什么的。

    他们一直等,一直等着,发现里外再无音讯,后渐渐相信了外面的传言可能是真,但依然坚守使命。

    后来我伯父惦记里面的‘三生泉’,想借此脱胎换骨得长生,然一半钥匙掌握在父亲的手中,于是便不断鼓动父亲。

    一开始,我父亲是不答应的,后来我父亲觉得年纪渐大,若能长生,便能一直履行自己的使命,最终还是被伯父说动了,遂与伯父一起干了抗命的事,再次开启了严令不得擅自开启的金墟入口。

    后来他们找到了‘三生泉’,借此脱胎换骨了,做贼心虚,也不敢久留,又赶紧出去了。

    出去后,恰逢天下大变,世人于乱世争雄,没了约束的伯父不甘寂寞,野心也渐渐暴露了,父亲方知惹了大祸,深以为恨。谁知更可怕的还在后面,也可以说是他们擅闯金墟的惩罚,发现所谓的长生压根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存在缺陷,像个活死人那样一动不动活着才能长生,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后来,他们找到了原因,发现所谓的‘三生泉’原来是三口泉,代表着天、地、人三种人生。

    经受了天泉洗身的才能脱胎换骨成永生的天人。

    经受了地泉洗身的人则会脱胎换骨成地人,变成他们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经受了人泉洗身的则会变成天地间的正常人,在天地间去经历正常的生老病死。

    他们一开始因为无知,以为‘三生泉’是指一口泉,后来才知道自己是进入了地泉洗身,活生生把自己给变成了怪物。伯父自然想再进去找‘天泉’洗身,结果就如同你们看到的我父亲阻止他的那样。”

    庾庆听的两眼放光,“也就是说,你也想找‘天泉’洗身得长生。”

    吴黑:“不,我只想找‘人泉’洗身成普通的凡人。”

    话毕发现大家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顿也懒得解释了,爱信不信。

    南竹忽冒出一句,“莫非‘地泉’不止一口?”

    吴黑不解,“自然就一口,莫非你认为有几口不成?”

    南竹摇头,“那就不对了,你父亲和你伯父既然都是在‘地泉’洗身的,就算脱胎换骨成了你所谓的怪物,可两人怪的方式好像不太一样,好像连体内流的血都不一样吧?”

    吴黑:“我明白你的意思,事实上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他们确实都是在同一口‘地泉’洗身的。他们至今不明白,为什么兄弟两个同时在同一口泉里以同样的方式洗身,脱胎换骨出来的却会是两种不同的结果。所以我也没办法告诉你真相。”

    还有这么古怪的事?众人面面相觑。

    “原来是这样。”南竹点了点头,似乎信了他的说法,双手兜在大肚子上,一本正经的问众人,“咱们是发点财走人,还是也奔永生去闯一闯?”

    沈倾城喊出一声,“若是出口关闭了,都出不去了,怎么办?”

    “若是为发财,那就简单了。”南竹乐呵呵一声,脚下一滑,把地上覆盖的野生草皮给蹭开了一块,露出了一块黄灿灿的地面。

    之前两个老家伙打斗的时候,刮来的树枝划开了地面,他就发现了。

    众人这才意识到脚下的台子竟然是黄金打造的,纷纷刮开地面查看,在阳光下金灿灿发光。

    南竹挥手,大气道:“这台子,你们看,长宽都得有个十几丈,高得有一层楼啊,地下不知还有没有地基,咱们只要把这台子切块弄出去,这辈子就够用了,犯不着再到处找金子,还得来回跑来跑去运输…”

    转身乐呵之际,话音忽戛然而止,他发现吴黑正冷冷盯着自己。

    众人旋即也发现了。

    吴黑终于忍不住开口接话了,“要发财,要黄金,最好别在这里乱来。我也不知道什么,我只是怀疑,出口为什么会设在这黄金台上,会不会与阵法相关?你把这台子给毁了,万一搞的大家拿着双戟都出不去,怎么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